“比特币”这名就他起的,中国第一人是如何拱手让出江山

2018年10月31日20:34:42 发表评论 1,930 views

2017年9月4日监管下来那天,杨林科召集董事们紧急开会。

23天后,比特币中国对外宣布,关停比特币中国,永无期限。

那几天,杨林科像泄了气的皮球,因为比特币中国是一手带大的孩子。

2011年6月9日,杨林科和黄啸宇创立比特币中国,这是国内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。那一年比特币最高时的价格只有四十美元,那一年杨林科26岁,青涩的他还在工厂和各大酒店中来回奔波,生产和推销他的汗蒸设备。

“比特币”的中文名字,是他们做比特币中国时翻译的。那个他们用一个月搭起的交易网站粗陋卡顿,但却是许多人参与进币圈的起点。

8年来,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起起伏伏,有的一跃而起占据行业第一把交椅,有的沉寂,再也不见踪影。

比特币中国是后者。

2014年底,他曾因行业监管退出比特币中国管理层,后又历经复出。但交易所行业群雄并起,比特币中国在政策夹缝和竞争中没落。

而他的命运也随着比特币中国浮沉,互相成就和牵绊。

运气不好

那次监管给比特币中国带来了沉重的打击,事后再次回忆起,杨林科会感慨币安、火币、OKCoin是聪明的。

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公告将IC0位为“非法金融活动”,并限令在公告发布之日起,禁止IC0新上项目,存量项目要限时清退。所有IC0代币交易平台都需要清理关闭交易。未从事IC0的若干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也被纳入清理范围内,限时关闭。

那段时间,各种IC0融资项目被迅速叫停,交易所被要求关闭,整改。大量交易所逃亡国外。

比特币中国响应国家的号召关停了,在9月30日停止了所有的交易业务,其母公司BTCC继续在海外征拓疆土。

但关停后,杨林科发现,同行交易所都搬到了国外,活的好好的。

杨林科事后得知,币安在94新规出来的前三个月开通了币币交易,火币是在一个月前,OKCoin是在两个月前。94之后OKCoin交易所迁至海外,甚至改名为OKEx。

那次政策里,国家明确禁止不允许用人民币进行虚拟货币的交易,但币币交易在风口过去之后还能继续。

币安、火币、OKEx正是抓住了币币交易的缝隙,留住了大部分用户,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。

“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敏锐地判断了形式,是运气,还是他们消息多?但是在这个圈子里,很多决策还是讲运气的。”

创造“比特币”

币圈人物命运的沉浮,似乎并未掌握在自己的手上。但骨子里,杨林科却一直在尝试着去主导自己的命运。

杨林科有着温州人共有的商业头脑,他没上过大学。军人出身,退伍后跟着亲戚一起在北京坐着酒店生意。后来结婚,生子。和妻子一起做起了汗蒸设备生产销售的生意。

他在币圈的起点是高的。2011年,杨林科就接触到了比特币,创办了国内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。

和极客们不同,他对区块链的技术不感兴趣。他是商人,彼时想到做交易所,是因为他嗅到了钱的味道。

他在朋友黄啸宇的QQ上看到他提到了比特币,立刻发去私信询问,和黄啸宇研究了半天,决定在国内开一家比特币交易所,通过收手续费赚钱。

网站是黄啸宇一个月搭起来的,最开始没有人,杨林科亲自做客服。

彼时,Bitcoin(比特币)还没有中文翻译,国内知道Bitcoin的人并不多,要开Bitcoin交易所,他们在一起商量,“叫什么?”

两人一番沟通交流,“决定了,就叫‘比特币’吧。”杨林科说。那是Bitcoin第一次被翻译成中文,比特币从此在圈内传开。

用早期玩家田明(化名)的话说,早期比特币中国界面粗陋,网站卡顿。他记得当时在比特币中国买比特币,“打开后感觉就是一个山寨网站,不敢在上面买。”

最后,他还是选择在淘宝上买下了他人生的第一枚比特币。

做比特币中国最开始的两年,杨林科还一直兼职做着自己的“汗蒸生意”。因为那时网站没有那么忙,“一天就几十单的交易。”

杨林科还记得,比特币中国的网站最初都不敢去公安局备案,“这个东西太新了,你不知道国家的政策究竟是这样的。”

直到2013年,公司的融资注册,比特币中国的网站才有了备案。

失去先机

做了没多久,杨林科曾经一度想要放弃,他说的很直白:“赚不到钱。”

转折发生在2013年4月,彼时,由于比特币的理念被人接受,价格由十几美元涨到1000美元。

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也发生了逐日攀升。2013年4月10日,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达到了28600枚。

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增长,比特币中国迎来了竞争对手,火币、OKCoin、云币网、比特币交易网……整个比特币交易的市场份额一点点被分割了出去。

这一年,一个美籍华人找来了,说自己能帮比特币中国带来融资,这个人是李启元,后来成为了比特币中国的CEO。

业务飞涨,为了在竞争中站稳脚跟,杨林科也暂时放下了他的汗蒸生意,全身心投入到了交易所当中。融到了钱的比特币中国也展开了更多的业务线,钱包、比特币Visa借记卡和矿池。

激烈的竞争局势也让杨林科开始变焦虑了,比特币中国曾经拿下过世界第二的交易量排行,在国内的交易所排名也都一直占据着第一的位置。

局势的变化起源于一种新的币种——莱特币,这一新币种在OKCoin上最先上线,为OKCoin带来了巨大的用户量。其它的交易所也陆陆续续地开通了有关莱特币的交易对。

但是莱特币半年多后才登上了比特币中国。

“莱特币的创始人跟李启元是兄弟,可能是为了避嫌吧?”他的目光向下,语气也变得低沉了下来。

“有时候战略很重要,你失去了先机就很难再追上了。”正如他所言,从2013年开始,比特币中国步步失去先机。

比特币中国的排名开始落后了两三位,后续也再没能登上过榜首。

一个新的币种,就是一家交易所逆风翻盘的好机会。比特币成就了比特币中国,莱特币成就了OKCoin,以太坊成就了中国比特币和云币网。

监管来了

激烈的市场竞争叼啄着比特币中国手中的蛋糕,而未曾预料到的监管的来临。

2013年12月5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,明确比特币不具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,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流通使用。

通知发出后,当天比特币价格约从7004元跌至4521元。

比特币中国为此直接停掉了一个多月,不能充币不能交易。

更多的交易所也在这一时期被“清理”掉,有的趁机跑路,有的销声匿迹。

对于这个行业来说,监管就是最明显的行业发展的分界线。而监管和政策同样在左右着杨林科的选择。

2014年底,杨林科决定离开了比特币中国的管理层。

这个决定,出于两方面的考虑。一是北京上海两头跑,让他分身乏术,对于家庭缺少了关爱和陪伴;二是监管的严苛,让他心生悲观。

“你会觉得中国把整个这一块都割掉了,政府都不承认,我们还去做干嘛呢?”

在这个行业里,没有人能看得到未来。杨林科又继续干起了汗蒸的生意,一干就又是两年。

2017年,一个新的事物出现了——IC0,这种新型的融资方式吸引了杨林科。几乎在币圈消失了的他,因为这个新的事物,他决定再次复出。

他和他的老搭档黄啸宇新搭建了IC0 COIN这IC0众筹平台,项目代币名称IC0币成为支持各种项目的众筹代币。

2017年7月,IC0币首发上线比特币中国。

币圈的人们沉迷于这种新鲜的玩法,这种能够让资产快速翻倍的赌博游戏。

但梦醒了,去年9月4日监管来了,IC0 COIN首先被叫停,随后时比特币中国关闭。

“我赚到了钱”

2018年年初,比特币中国被香港一家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,杨林科终清仓股份套现,彻底财务自由了。

有网友质疑,是杨林科的IC0 COIN给比特币中国招惹来了强势的监管,因为杨林科和黄啸宇发行IC0币想要成为IC0众筹的基础代币。

也有人说是因为比特币中国资历太深,成为了被枪打掉的“出头鸟。

“当时我就觉得这个玩法很新鲜,这是让我眼前一亮的,我觉得它能够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的问题。”

虽然是为了挣钱,但是谈起一些创新的项目和想法,他说话的语气会抬高,面部表情开始变得丰富,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兴趣。

在监管前几个月,比特币中国推出了一个全世界通用的刷比特币可以取出当地货币的VISA卡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创新,虽然被叫停了,但是之后应该还会有人做。”

他对政策无疑是敏感和顺从的,几次监管比特币中国的举动足以证明这一点。

谈起区块链的未来,“肯定是会与政府越靠越近”,他很笃定地说。

“比特币中国关了,后来它其实算是一直在衰落的,你遗憾吗?”

“不遗憾,我在这上面赚到了钱,也赚到了经验。有个笑话不是这样说的吗?我打牌从来没输过,要么赢了钱,要么赢了经验。”杨林科笑了。

今年5月,杨林科成立新公司,乐东资本,杨林科把新的公司选址在了杭州,杭州西湖区政府对于区块链产业的扶持力度也吸引着杨林科,公司整体从北京搬迁过来。公司地址距离杭州新兴景区西溪湿地只有两公里的距离,对比于北京,杭州的生活要惬意许多,离他的老家温州也近。

和圈内所有的大佬一样,成立资本,全方位布局区块链产业,乐东资本成立不久,他们就投资了一家交易所,两家媒体,“做一个生态布局,以后办事也方便。”

但是比较其他的大佬,他的布局还是晚了许多,不得不承认,他落后于那些和他一同接触比特币的同行们已经许多了。

币云网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